双11狂欢:百万撸货大军,薅上一天,够吃一年

日期:2019-11-20  来源:短信大咖

 

 

 

 

双11,不仅仅是购物者的狂欢,也是黑产的年度盛宴。
 

百万撸货大军在双11这一天疯狂汇聚,抢夺优惠券、秒杀特价货物,日入十万。
 

而这条产业链中,还有大量人员配合:卡商新注册数百万个电商平台账号,提供弹药;黑客开发“抢货软件”,秒杀优惠,提供武器。
 

一、子弹与武器
 

双11前一个月,是卡商一年中最忙碌的日子,却是赚钱最丰厚的时间段,被称为“黄金十月”。
 

卡商,是手中握有大量电话卡的人,他们为了保证卡随时在线,将其养在“猫池”中。
 

小张在自己的小作坊中,短短一个月时间内,持续申请了数万个账号,一个电话号码可以反复利用,同时注册多个电商平台账号。
 

注册账号的目的,就是为了去电商平台抢优惠券和特价货物。
 

“账号新鲜出炉后,我们就开始到各大黑产群中销售。”小张称,“卡商手头的货,是产业链的源头,非常抢手,在黑产群里通常是‘一呼百应’。”
 

很多黑产会主动来寻求“卡商爸爸”合作。
 

一个月的时间,小张靠卖账号,净赚十几万。
 

其实,小张只算成千上万卡商中的中等玩家。“有大量的卡商,手握数万,甚至数十万的卡,他们几乎垄断源头,一个双11,就能挣数百万。”小张称。
 

卡商给双11黑产狂欢,提供了最初的“弹药”,而另一边,还有人专门提供“武器”。
 

有了账号和密码,如果手动登录去抢券或抢产品,可能抢到吗?
 

“根本不可能,你看哪个平台优惠活动,不是秒没?”黑客小C称,要想抢到,就需要专门的软件。
 

一些技术不错的黑客,研发“抢货软件”,往外销售。现在专门抢各大电商平台的商品和劵的工具有很多款。
 

“这些软件的操作方式,都大同小异。”小C称,无非都是批量导入卡商的账号和密码,检测优惠活动页面——一旦开始,疯狂下单。
 

当然,电商平台也注意到这个群体的存在,一旦发现异样操作,他们就会对这些账号和IP进行封锁。
 

而另一边,攻击方也在不断迭代技术。
 

抢货软件在不断升级,增加了很多必杀技,比如对接了打码平台,自动识别图形验证码,抢一次,就更新一个号码、一个地址、一个IP等等。这些功能,都是为了突破各家的风控规则。
 

 

永远是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。
 

抢货软件还在全国大量招代理,类似的抢货软件,全国大概有十几个,在双11的黄金时期,他们的收入可达到几十万,甚至上百万。
 

卡商和黑客,是这个产业链中的“送水者”,而他们,才是这场黑产盛宴最终的赢家。
 

二、撸货大军
 

有了弹药和武器,浩浩荡荡的撸货大军才上场。
 

他们将这些抢券或抢货的行为,称为“撸货”,而他们也自封了“撸客”称号。
 

“撸上一天,够吃一年”,这是他们的行动目标和口号。
 

双11前一个月,各大“撸货”群,变得极其热闹,每天有数千上万的信息刷屏,群里随时提供各大平台的优惠活动和“秒杀产品”线报。
 

撸客小李和3个小伙伴,为了双11的撸货大战,已准备了数个月,他们很早就开始收集各家平台的账号和密码。各大电商平台,只要可以抢优惠券的平台,撸客们都会屯。屯号的原因,是越临近双11,号的价格越贵。
 

“一些平台的优惠券活动,11月初就开始了,我们用软件没日没夜地抢券抢货。”小李称。他和小伙伴两个人一轮班,白天黑夜倒班。
 

不过,最近几年双11撸货的人倍增,秒杀货物的难度逐步增大。大家都是用软件抢,机器战机器,就变成了概率游戏。小李称以前成功率是40%,现在降到了10%,甚至更低。
好在双11的优惠越来越多,参加的电商平台也越来越多,尽管和尚多了,但是粥还是够分。

 

尽管收入还算不菲,但他们认为这是“脏活累活”。
 

“紧盯电脑,一旦抢到了秒杀货物,要马上付款;一旦出现异常,要马上调整战略,一秒都不可懈怠。坚持一周,整个人就要散架。比起开发软件的黑客们,肯定挣得少很多。”小李称,“在任何行业都是如此,有技术,才有含金量和竞争力,最底层的出卖劳力者,只能赚小头。”
 

在这个产业链的最末端,还有一群“销赃者”:他们活跃在各大撸货群里,自称“收货商”。
 

“减30的券,可以卖到8块,一般就按照券价格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报价。”收券商“大圣”称。“赚的就是差价,倒卖券,一个月能赚两三万。双11期间,收入翻倍。”
卡商提供账号,黑客提供软件,撸客抢货抢券,收货商收赃并销赃,他们在毫无组织的情况下,迅速集结成一条密不透风的产业链。

 

双11,这个一年一度的购物狂欢,各家平台推出的“返利用户”促销活动,最终沦为黑产的夺食之战。
 

三、流量之战
 

在黑产界,存在一条鄙视链,技术大牛往往站在最高处。撸客们的套路,都是大牛们赚得七七八八后才说出来。
 

尽管去年的漏洞被堵上,但每年的促销活动,都会有新的漏洞,黑客就如黑暗中的猎人,等待随时开枪。
 

除了紧盯网站漏洞,还有一条赚钱的路子,也备受黑灰产青睐——劫持流量。
 

很多淘宝店家,为了获得流量,就会给导流者进行返佣,金额从1%到90%不等,但行业内最常见的价格是5%。
 

而导流者,被称为“淘宝客”。
 

“淘宝客本身不灰色,但用来做淘宝客的流量大都不干净。”黑客行者称。
 

“群发广告、利用群控、微博小号、伪基站短信,这些是老套路。”子弹称,“最有效的方式,就是黑网站和软件,然后插入广告弹窗和流氓软件,来劫持流量。”
 

每年,为了劫持流量,黑产就会出现一些新套路和新花样,比如曾经出现的微信公众号的“幽灵劫持”,有数个微信公众账号突然自行推送了一条“双11广告”。而微信运营者声称,他们根本没有登录微信,也没有进行任何发布操作。这是因为现在很多微信公众号会接第三方平台,而黑客黑掉了这些平台,从而发送微信消息。
 

所盗公众号每个至少是几十万粉丝,行者称,黑客这一波至少能赚几十万。
 

大多平台对这些黑灰流量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因为流量就代表着利润,代表着好看的数据。
 

双11结束,小李和小张都准备去休个假。
 

“奋战了一个多月,实在太累了。”小李称,“接下来的一个月,是快递的狂欢。”
 

而一个月后,元旦和春节的到来,他们会加入下一波撸货大战……

 

 

免费试发